传统笔墨与当代造型的契合

  著名画家周思聪(1939-1996)在水墨人物画的创作上所达到的高度早已成为主流中国水墨人物画的作品和批评的标准。但是,从理论的高度对她的艺术成就的评价和定位却尚未形成。她去世已经十几年,如何从历史的高度来看周思聪的艺术成就的问题应该有个答复。因此,我们有责任从理论上将她的艺术贡献肯定而又有效地陈述清楚。在《沉思墨境卢沉周思聪纪念展》隆重开幕之际,在新的世纪之初,谨以拙文一篇,再次向这两位有着过人的绘画天赋、神妙的笔墨表现能力和具有超凡个人魅力的人物表达我、我们和我们时代对他们的敬意和怀念。  通过我这些您梳理他们在艺术上做出的巨大贡献和成就的结果可知。短短几千字的文章连大致轮廓都无法勾勒,更遑论评价和定位他们的人物画艺术语言的独傲古人之处。所以只能选取两个概括性的命运来单独讨论周思聪老师如何以她那极富原创性的水墨人物画,标志了20世纪后半期水墨人物画的价值判断标准和思维。通过本文,笔墨希图确认周思聪之所以成为20世纪末众画家追随的对象和原因是周思聪融古汇今的笔、墨、造型的特点。确立了20世纪末达到的人物画高度并引领几代人物画家走出自19世纪末期陷入的文化重围。但是,周思聪老师自己却没有满足于率先在作品中做到水墨画社会性和人文价值兼容的笔墨风格和造型特点。相反,在她生命最后的十几年中,她由外向内地将自我生存经验作为创作的灵感,作品从社会关注走向自我反省,深刻而衰婉地陈述了她作为女性画家所经历的困惑与彷徨,并通过诗意的水墨造型手段向世人陈述她坎坷、磨难和疲惫的心路历程。  从中国人物画的历史来看,今不如古的说法是共识。但是20世纪末以来的人物画,尤其是水墨人物画,由周思聪确立了历史新高的标记。虽然客观地说是今古各有优势,但若论笔、墨的使用和造型表达能力以及社会参与深度的结合,则古人极少有能够与周思聪所代表的20世纪的人物画同日而语。  一、末路突围  我把周思聪在20世纪末对于水墨人物画的贡献称为末路突围。她在20世纪的最后几十年中,在良莠杂陈的各种水墨人物画探索中异军突起、冲出重围,在作品中体现出她对传统价值重述中坚力的独特的当代水墨精神与表现模式。这一突围的结果是以带有文人画书法精髓的笔墨来表现现实主义的美术价值,从而将水墨人物画的两个尖端造型的笔墨神合而为一体。她使水墨人物画的造型和笔墨两者在她的作品中达到了高度成为世纪转换之际中国水墨人物画的创作和判断标准。换言之,她的成就是将当代写实造型理论在传统造型习惯上加以修正的同时,将文人画传统笔墨的趣味作为审美语言在作品中用来表现承载着社会主义的主题神妙地将当代造型规律契合于传统笔墨价值之中。

上一页 123456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