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有天才素质又能创造天才业绩的画家更不多

  在当今的国画家群体里,学明算得上是天才型的实力派画家之一,尤其做为人物画家,他具备花鸟、山水和书法等比较全面的潜质和才能,不少画家画个基本造型还马马虎虎,由于缺乏深厚传统功底,画出的东西总让人感觉单薄,有羽毛不够丰满之嫌,像李学明这样具备全面实力的人物画家,在当今画界可谓寥若晨星此仁兄是我佩服的为数不多的同代人画家之一,我有时看到他的画自然想到清末海派画家任伯年的魅影,恍惚山阴任颐转世乎其实这样来评价李学明一点也不为过,尽管学明兄对历史上倪云林,陈洪绶、任伯年这些大师们充满了敬畏之心

  看学明的画可以舒展眉头观赏,轻松自然,像喝顶级的铁观音,体会的是一种滋味,有真正养生的功效,国画大师潘天寿曾有言:音乐为养耳,绘画为养眼,二者加之则养心,养性情显然,学明的画是养眼的,让人观之有一种温暖的回味和朴实无华的魅力,会使我们浮躁的心慢慢沉静下来不像当今社会上泛滥的那些媚俗,恶俗的画作,让人看了伤眼,进而伤害心灵。也不像那些打着创新旗号下的伪学术画,硬逼着人皱起眉头去研究其难懂的深奥哲理,让人感到累眼,其实更多则是累心。

  在养生前提下的中国画(尤其是文人画)里,讲的是一个趣字,学明的作品可谓集墨趣、意趣、情趣之大成。墨趣里重的是气息和灵性,它给予观者的不仅是悦目的视觉审美,而韵味的内敛,所抒发的则是微妙灵性感应和笔墨的品格高度,这种高度应是建构在像李学明这样的画家始终保持的那种读书以养气,作画以畅神,品茗以会友的士人之风,以注重画外修养来萧散胸次,澄明心境作为陶养笔墨的本源,最终获得的是静以修身,俭以养德的书卷之气。意趣即天趣,是画家鲜活艺术感觉的展示,那种自然天成,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鲜活感觉则是学明与生俱来的东西,在我看来,学明画里的意趣主要体现在以形写神上,他笔下的高士、童子、各类动植物,甚至一块石头都画的十分有灵性。从他落笔赋形的从容淡定里即可窥见其扎实的造型功底。但他又摆脱一般的造型规范,与古人的超然心态隐然相通。我喜欢看他做画时的那种行迹于不粘不脱,不即不离的感觉。虚实匀,在不经意间竟显出外扑内秀的况味,而这种随笔见性,逸然成趣的况味,则是学明艺术天赋的自然流露。中国画里的墨趣、意趣,最终归结到得则是情趣,其实情趣应是画家情商的集中体现。绘画在技术层面上可能更注重智商,而在艺术或精神层面上,甚至艺术个性的发展上更能展示的则是画家的情商。完整的人生离不开亲情、爱情、友情的慰藉,在学明多种题材的绘画里,我比较偏爱他童年一类的画作。那里面充满了学明对童年生活真情的眷恋。童年是人生的起点,历经岁月的打磨和陶洗,童年变得更加美好。回忆是对往事的审美创造,那些恍如昨日的如烟往事,经过实践的过滤变的纯净轻灵,变成了审美。学明把童年记忆犹深的美好碎片转化为完整的画面,当我们面对他的作品时,那些悠远缥缈的怀旧心绪,那动人心灵的人间真情,就会悄然的重临我们的心头,在带给我们情感共鸣的同时,也在医治我们长期被异化的心灵。

  在同代的画家圈子里,学明一直是我敬重和关注的画家之一,尽管我们君子之交几十年,平淡如水,却冰心玉壶,相互关怀着对方的作品走进了不惑之年。从年青时的风华正茂走到如今相顾无言,早生华发,有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的感慨。一路走来,不少人追逐潮流,曾名噪一时,如今却消失的渺无踪迹,能继续不断完善自己的艺术个性,悄然而不动声色走上画坛前列的正是学明这样的真正迷恋于艺术并具有天才素质的画家。千古文章传真不传僞,最终沉淀下来的作品成为经典,创造经典的画家既是天才。但是天才往往在他从师、修身的过程中,是不易被发现的,他只能潜行在茫茫人海中,具有天才素质又能创造天才业绩的画家更不多。天才其实属于弱势群体,在天才的艺术人生成长历程里半路夭折的不在少数,因为中国画的天才像历史上王希孟那样少年得志者不多,大多则需要丰厚的传统文化长期涵养与沉淀方显英雄本色,因为经典的艺术需要文化的纵深感。我们的社会应该为天才的艺术家创造更适于成长的艺术环境,才能让他们不断创造出无愧于民族、无愧于时代精神的艺术经典奉献于社会,流芳于百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