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作品在某些方面也反映了卢沉的艺术追求

  卢沉、周思聪夫妇的作品要在美术馆和大家见面了,本来这样的联展应该是在他们生前举办的,现在由他们的朋友和家人张罗这个遗作展,大家的心情可想而知。作为他们的朋友和同事,想说的话很多,一时很难把自己的思绪理顺,就说一点对他们创新探索的认识吧!  在和他们的接触中,我深感他们的思想和感情,他们的艺术追求,和我们社会前进的步伐是一致的。不,更准确地说,是走在社会前面的。他们的思想很开放,对中国的社会问题,对当代中国艺术,对中国画的革新,有自己的独立见解,不随波逐流。改革开放以来,他们作品的内容坚持反映中国苦难的历史,描写下层劳苦人民的形象,肯定他们的尊严和心灵的自由,表达自己的内心真实的感受,富有人性和人文精神。变革的社会现实和他们的艺术创作,有时使他们高兴,有时使他们不满足,由此产生的快乐和苦恼又驱使他们去东寻西找,上下求索。  卢沉和周思聪是属于在上个世纪50年代接受过革命教育和思想改造的一代人,他们以一颗赤诚的心,希望用自己的智慧和才能效劳新时代,即使在以阶级斗争为纲和政治挂帅的年代,他们也忠心耿耿地用艺术为当时的意识形态和政治服务。不同于一般人的是,他们凭自己的天资和悟性,更关注艺术创造的规律和原理。他们被灌输最多的是艺术来源于生活,艺术家要从现实生活中吸收营养,要重视写生这些,对他们的艺术创造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在技巧上,他们最早接受的是中西融合型的教育,以素描造型为基础,传统中国画的写意观念和技法,包括笔墨语言,在学习中不占重要位置。人物形象真实性与生动性的要求是第一位的,至于用什么手段达到真实与生动,考虑得还不多。他们虽然接受了中国画线造型的观念和笔墨技巧以及意境说的教育,但没有深切的体会。在实践上做这样的追求还仅仅是开始。但他们在学院中受蒋兆和先生的人物画影响很大,蒋先生在教学中已经向学生系统传授传统人物画的技巧,尤其是运用线来造型的方法。周思聪回忆说:那时的她虽说是由附中考上来的,但对于中国画的用线造型却是陌生的,真可说是冥顽不悟,总也理解不到紧要之处。先生总是不厌其烦地亲笔示范,直到我有所领略。(《没有墓碑,也没有悼文》,载《美术研究》,1986年第3期)此外,叶浅予和黄胄先生的速写,对他们影响非常之大。卢沉多次对我说过:黄胄对当代中国画的创作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我们很多人都受他的影响。现在大家对他的评价还远远不够。他们的成名之作,卢沉的《机床大夫》(1964年)和周思聪1959年在维也纳获奖的《颐和园风景写生》,虽有笔墨,但基本上以人物形象(《机床大夫》)和写景的生动(《颐和园风景写生》)取胜。1977年他们共同创作的《清洁工人的怀念》,在笔墨造型上已比以前有所重视。总之,人物造型的准确和生动,构思的含蓄和构图的巧妙,使他们在1978年之前就受到画界的关注。而1979年周思聪创作的《人民与总理》,更是周思聪艺术革新过程中的重要作品,这是思聪创作道路上一个转折点,从此摆脱了单一的人物画创作模式(卢沉:《从写实、表现到抒情》–一个天才画家的勤奋足迹》,载《卢沉、周思聪文集》,朱乃正主编,人民美术出版社,2006)显然,这件作品在某些方面也反映了卢沉的艺术追求。

上一页 123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