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思聪用三句话概括她对附中学习的印象

  我最爱水墨画。变幻无穷的黑白常令我沉醉。用这个形式表现我对自然和人生的感受,是我最愿做的。

周思聪

  周思聪是在禁锢与变动的时代获得成就的艺术家。社会环境对这一代人是大致相同的,差别主要在个人气质、个性、才能、修养与努力。周思聪出色的个人条件,是对人生和艺术的赤诚、敏感与执著、勤奋多思、对水墨技巧的出色把握。她在最好的年华遭遇文革,改革开放后又被病痛折磨了十几年,仍能成为中国画艺术的杰出代表至少,在中国女性艺术家的历史上,还找不到能和她比肩的先例。  本文只就周思聪的艺术历程,作一简略叙述。  启蒙(约1946-1954)  周思聪出生在宁河县长芦镇一个有文化的大家庭里,幼时在外祖父的影响下对书画产生了兴趣。她曾回忆说:生着黑胡子的外祖父是同一镇里的一位草药郎中,他很受乡里人敬重、闲暇时常写诗作画,我童年时最大的乐趣莫过于跟母亲去姥姥家,坐在黑胡子膝下玩耍,我对画画的爱恋大约就是从姥姥家开始的。1945年,6岁的周思聪随家迁到北京,此后便一直在这里读书上学和工作。小学美术老师张怡贞给予了她绘画启蒙的教育。初中时,她常常画些小画送给要好的同学–如她们崇拜的英雄卓娅和保尔肖像等等。一次,她从杂志上看到了凯绥珂勒惠支的作品,受到极大震撼。初中毕业后,周思聪兴高采烈去报考中央美院附中,没料想却遭到父亲的强烈反对。考试那两天把她锁在家中。15岁的周思聪以更加执拗的态度维护了自己的选择,最终胜过了父亲的权威,于第二年成为中央美术学院附中的学生。温和沉静的周思聪,也内涵着坚毅和刚烈。  一个出色的学生(1955-1963年)  附中三年,一方面学习文化课,一方面学习素描和色彩基础课,各种专业课如油画、中国画、版画等也都尝试性地学一些。周思聪用三句话概括她对附中学习的印象:老校长丁井文先生对我们这些孩子关怀备至,年轻的老师们都极平易而负责,我在附中接受了严格的素描基础训练。1956年,日本画家丸木位里、赤松俊子夫妇创作的《原爆图》在北京展出,17岁的周思聪受到强烈震撼,她说:这幅巨作曾使我的心为之颤抖,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象。1958年,她以优异成绩生入美院中国画系,开始在叶浅予、李可染、蒋兆和、刘凌沧、李苦禅、郭味蕖等著名艺术家的指导下,学习人物、山水、花鸟的写生和临摹。一年级下学期(1959年春),国画系师生到河北省束鹿县南吕村实习。周思聪的一幅题为《我病了》的创作稿受到系主任叶浅予的特别表扬。直到30多年后,叶浅予还在他的回忆录中作了详细追述:  实习将近结束时,我们开了一次创作小稿观摩会,小稿所反映的题材内容,不用问,当然全是南吕村的疯男疯女,怪人怪事,比如青年突击队啦,吃饭不要钱啦,诗歌满村墙啦,婆婆扭秧歌啦,结果当然是构思雷同,题材撞车。独有一幅小稿,画的不是上面那些撞车题材,而是画了一个女学生,躺在炕上,房东老大娘坐在炕沿给她喂汤,同院的妇女都来慰问,题目是《我病了》。这个不同凡响的构思,促使我那浑浑然的头脑立刻清醒起来。

上一页 1234567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