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笔墨

书法家陈国桢 新作

  看到陈氏新近创作的这件作品时,我便想起了他的这段话。

  陈氏的见解在书法层面对辩证唯物论的核心思想作了最平实的解读。按照唯物辩证法的观点来理解,任何事物都是矛盾的,对立和统一是矛盾的两个根本属性。矛盾着的两个对立面之间互相依存、互相联系,每一方面都不能孤立地存在和发展。

  陈先生这件行草书作品,依托稔熟的笔墨技巧,凸显了书法艺术点、线、结构、笔墨等形式中的矛盾元素,以矛盾论指导笔墨架构,来达到实现其书法艺术意趣的目的。在这一思想的指导下,通篇字字似信手拈来,但整件作品的笔墨造型仪态万状、充满意趣。

  从这件作品的笔墨来看,守着砚田耕耘了50余年的陈先生,把笔墨线条玩活了。说到笔墨,东晋卫夫人《笔阵图》有妙语:善笔力者多骨,不善笔力者多肉。多骨微肉者,谓之筋书;多肉微骨者,谓之墨猪。可以看出,笔力的强弱与骨肉的多少都是矛盾的明显存在,把由笔墨而起的矛盾调和达到骨肉停匀,则取得了成功的一大半。陈先生这件作品,以丰富的笔法,把笔墨经营得浓淡相宜、枯润相和、墨气沛然,其所造之境是由气韵生动的笔墨赋予了书法以美学意味。这使我想起孙过庭《书谱》中所说:带燥方润,将浓遂枯穷变态于毫端,合情调于纸上。静止的字形显出活泼飞舞的动势,加深和丰富了书写所要表现的思想感情,使其书法作品具有特殊的美感力量。

  从结构来讲,有大小、方圆、疏密、繁简等,字里行间有收有放、有虚有实,有对比呼应、有参差错落,其中蕴含的对立统一元素自不必说。

  记得在采访画家袁汝波先生时,他谈到,中国画的创作必须把握好用笔的节奏和韵律。采访书画兼擅的陈国桢先生时,他谈到书法创作时,其观点与袁先生所见略同。可见作为民族传统文化的中国书画,讲究书画同源是很有道理的。就这件作品而言,陈先生的创作节奏感是显而易见的,其中的徐、疾及提、按、点等技法手段的充分运用,使其毛笔如在宣纸上作翩翩的舞蹈,为作品增添了更加丰富的内涵。

  正是因为有矛盾规律,书法艺术的表现力才得以极大丰富,原本单调的黑色线条和白色宣纸的结合才得以在一系列的对比变化中生出万千气象,书法才会在中华大地有了永不枯竭的生命力。陈氏对书法创作矛盾规律的认识和运用,缘于他对古代书论中矛盾论的深刻领悟,以矛盾规律指导自己的书法艺术实践,表明他的创作已经上升到一个学术高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