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王荣先生的油画

列宾美院院长、副院长、系主任来王荣院长工作室艺术交流

大地施恩慷慨境 灵静笔触虔敬心

如果说一个人的作品得到大众的喜欢,那说明他的画有一定广度;如果说一个人的画得到美术馆的收藏,那说明他到画有一定的深度。如果说一个人的画
,作为一件国礼赠送给外国元首,那说明他的画就具备了一定的高度。

2016年6月2日上午,我国驻多哥大使刘豫锡先生在深圳市五洲宾馆将中国爱德艺术院院长王荣先生的杰作“春山多胜事”油画作为国礼赠送给了多哥共和国总统福雷•埃索齐姆纳•纳辛贝先生。这幅油画当时给我的印象是:暖……春意盎然;雅……蒙胧中存意境。而画家王荣院长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斯文儒雅。

认识王荣先生的油画,缘于2013年8月由中国集邮总公司出品的邮册“灵静风情”。邮册内不但有充满中国画意境的10枚意象油画明信片,还有那喀麦隆共和国为“庆祝中喀两国建交40周年”而发行由王荣先生创作的、图案为“胡锦涛总书记与喀麦隆共和国总统保罗•比亚先生”的写实油画纪念邮票。

在五洲宾馆期间,我与王荣先生聊起了他的诗意油画:“我怎么看,您的意象油画都蕴含着中国画的意境。虽然自然风光并不具备丰富的精神和情感,但我却通过您的大作,却让我领略到了中国自然山水的内在精神”。

王荣先生谈到:“自己的油画给人的感觉确实有中国画的山水精神。我的油画将融西画的光影,结合油画民族化的思考,使画面有空灵的意韵。且我的画跳跃性大,有虚幻的、有蒙胧的、有用抒情的笔调的写意情怀。从画中可以看到莫奈的影子、赵无极的精神,还有吴冠中早期的思考。我的作品已经从印象走过意象,向抽象发展。当然,在采用西画材料上辅以现代新材料,以显示画面的冲击力,表达出自己信仰的纯真”。

王荣先生还谈到:自己非常喜欢书法、戏剧艺术等民族文化,特别喜欢听音乐,西洋音乐有力量、民族音乐有小家碧玉,非洲艺术则有色彩美。且还喜欢从跨界艺术中吸取养分,将不同符号进行重组。多重艺术的结合,视觉、听觉的融汇,从而形成了他自己作品的冲击力。

王荣先生,1963年出生于江苏盐城。民革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基督教爱德艺术创始人、中国扶贫开发协会艺术扶贫办公室主任等。出版画册有:《王荣画集》、《爱的希望》等。曾入编:《中国当代美术家人名录》、《中华兴国人物辞典》等。拍摄有电视专题片有《笔笔真情画人生》、《办画院的画家》等。中央电视台、中国教育电视台、上海电视台、江苏省电视台、《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人民政协报》、《中国文化报》等媒体相继专题报道。其油画作品《春回江南》、《梦中的水乡》、《雪中情》、《花与果》、《荷花》、《梅花》、《苍山莽川》等作品被美国、法国、英国、新加坡等17个国家领导人珍藏。

王荣先生说自己是虔诚的基督教徒,基督教的静、空灵、圣洁和静灵感染着自己。他首创以宣传和平、博爱、爱国、爱教为宗旨的中国爱德艺术院。“爱德”是基督教的别称,寓意为“大爱无边、德行天下”。为此,王荣以博爱为宗旨,决心通过自己的画笔感染人、净化人的心灵。应该说,《圣经》中的所有文字是不可能企及的高峰,它正视和赞美,想像力,理想主义,对世界和人的友善,情感,肉体感觉,精神的勇气,恐惧感,一切生物的美……。为此,《圣经》精神感染了王荣先生,使他更加坚定自己的信仰。

的确,人的一生,必须有信仰;艺术家的一生,必须有抱负和追求。信仰的坚持,必须从善出发;艺术的坚持,必须从美入手。

为什么说王荣先生的意象画能给人“诗意般的情境”呢?仔细欣赏,王荣先生的油画与我国宋代山水所传递出的信息如出一辙,蒙胧中透出诗意,挥洒中融入真情。强调的是“山性即我性,山情即我情”,“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让人领会“景外意”乃至“意外景”的境界。北宋郭熙《林泉高致•画意》中谈到“写貌物情,摅发人思。诗是有形画,画是无形思……境界已熟,心手已应,放始纵横中度,左右逢源。”自然山水虽然并不存在精神和情感,但人们在观察其自然风貌时,却能够通过自己的情感去感受到了山水的内在精神。同样,意象油画强调的是以写印象和感觉,忽视对自然景观的真实描述,笔底下的画作既非具象、也非抽象,而是似画非画、似真非真的景致。它强调的是“意”,突出的是“情”。画面空间则以平面化、抽象化处理,融入中国画构图处理形式,留有大片空白和空间,给人留下想象的空间,以处理好油画中国画意象的难题。

王荣先生的油画给我们的印象是意境为先,讲究人与自然的交流与共鸣。在他众多的画作中,无论是“春色满园”、“雪景”、“苍山莽川”、“雪域寒山”、“雪村”、“春山多胜事”、“秋山叠韵”,还是“江南采莲处”、“荷花”、“梅需逊雪三分白”等,无不充满着诗心,跳跃出诗情,传递着诗意和诗境。让人感受到画家通过对大自然的感悟,寄予大自然无限的情怀,精神与自然融为一体,看到画家悲悯人的善识。

“雪域寒山”画面上,雪域高原冬天的寒云欲雪,薄薄云层笼罩着大地,枯黄的青草苍茫而无力抗争,但画家以其清劲的笔触,展现了自然界顽强抗争的希望。北宋欧阳修在《试笔》画论中谈到“萧条、詹泊,此难画之意,画者得之,览者未必识也。故飞走迟速,意近之物易见,而闲和严静,趣远之心难形”。画论中说明中国文人画家是以萧条、詹泊、荒寒、简远为山水画最高境界。而王荣先生的意象画作,就让人感受到了北国冬日的萧疏、冷峻、詹泊、简远之蒙胧之境。鉴于王荣先生的诗意油画之作,陈健和诗一首:“馀霜轻覆疏草枯,寂静寒空花无踪。清峭雪域凝冰露,遥见天际晓色浓。”

“苍山莽川”同样是一派早春雨霁的景致,似乡村有嫩绿,似江湖有归舟,似山川有雄浑,似田野有冷烟……。画家笔下的景致已没有局限于感观上、文学意义上的画境,而是经自己的眼睛和心灵过滤后,写出了诗意般的情境。陈健由此吟出:“溪山彤霞破晓风,峰峦雨润染晴空。野水疏树轻烟起,远霭鹅黄醉老翁。”

英国赫伯特•里德《艺术的真谛》“移情作用”中谈到“艺术能够‘打动’我们的说法准确地道出了艺术的特质,观赏者的经验过程带有情绪色彩”。同样,“秋”,是画家选择最多、表现最多的主题。王荣先生的“秋山叠韵”,就是一幅当代的“疏林秋晚图”。简阔风清而淡然画面上,虽天寒红叶稀,但若淡若疏而飘动的云彩,却寄托着画家寂静而坦白清明的心境。陈健感叹其画作“霜叶轻吻寒塘残,秋云轻悬茅草叹;黄叶终归随波去,秋蝉无奈唤不还。”

王荣先生“雪村雾霭”系列画作,冬天的乡村,虽有袅袅炊烟,却也树木萧萧,没有了绿树如荫的点缀,蒙着一层薄薄雪的乡村道路上不见了行人,显得有些冷清。陈健为此而题“平野萧萧雪几重,疏木斜阳鸟相呼;帘外霜凝晓寒逼,冻折屋后一棵松。”

“江南采莲处”是那宽阔的湖水、漫舞的荷田。荷花临风送馨,荷叶掩映纷披之状,透出一派江南清夏之美。为此,陈健又以“湖光山色空天闲,信步荷塘漫无边。徐徐荷风染绿意,雾锁岚烟翠影连”以及“和风轻柔芙蕖闲,素妆晓露羞红颜;芳菲不因时光逝,独步莲塘雨后天”颂之。

王荣先生的油画打动我们内心的,是那些既陌生、又熟悉,且随着我们心情变化而变幻的景色。他的意象油画景随人心,心随景动。自然风景,画家可以随意创造,可以对其部分外貌作适当的省略、夸张或忽略。正如郭熙在《林泉高致》中谈到“取其质”、“穷其要妙”。画家通过手中画笔挖掘出隐藏在自然景物中所透露出来的人文价值,表现出中国文化的意蕴的山水、田园,让画面在似与不似之间产生美感和魅力。特别是在他那淡雅而明快的色调上,我们看到了宁静、感受到了友善。

中国古典绘画是介于具象与抽象之间的艺术,是重意而轻客体描写的造型。可能没有主题,但却让人感受到充满了空气、水,使人联想到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美好景象。而西方印象派则以绚丽闪耀的阳光色彩,表现欧洲古典优美风景的田园风光,西方“画境”与中国画“意境”就有了“似与不似”的关系。

作为中国人,我为什么会以中国画的“意境“角度去欣赏王荣先生的风景意象油画?其实,艺术谈,无非是谈自己的感受而已。欣赏,并不一定局限于技法上谈感受。蒙胧的画面你看到的,并非人家也感受得到;人家看到的,你也不一定有体会。只要你喜欢,只要赏析不离主题,只要是谈出自己的真实感受,完全可以从有限的空间,去探讨无限的话题。从空灵、宽阔、静谧、蒙胧印象出发,以舒心的感觉去抒写。

何况,油画民族画,油画意象化,在今天,已深蕴国人之心。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图片转载自网络,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所属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价值判断,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未署名,系检索无法确定原作者,原作者可以随时联系我们予以署名更正,或做删除处理。谢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谢谢您的配合和给予我们的理解支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